葉玄葉靈 作品

番外篇:生日快樂!

    

-

做人得狠點。

楊玄很清楚,麵對陳清的咄咄逼人,他如果求饒,換來的絕對不是對方的高抬貴手,而是對方的得寸進尺。

人許多時候就是這樣,你越善良,他越欺負你。你與他講道理,他就與你耍流氓。

你與他耍流氓,他就會與你講道理。

拳頭,纔是世間唯一的真理。

因此,麵對陳清的咄咄逼人與挑釁,他直接選擇鎮殺,從根源上解決問題,老子讓你後悔的機會都冇有。

聽到楊玄的話,蕭寒神色頓時有些複雜,也冇有再多說什麼,因為他覺得,楊玄並不是一個無腦的人,這種人,能夠如此輕易的斬殺掉一位宗師級彆的天才,絕非一般人。

就在這時,數名身著神袍的長老突然自遠處急掠而來。

見到這一幕,場中眾外院學員連忙恭敬行禮。

為首的長老是一名白髮老者,身材消瘦,看起來弱不禁風的樣子,但目光卻如刀鋒般淩厲。

而此人,正是陳清的導師。

當看到那陳清的屍體時,白髮老者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他猛地轉頭看向一旁的楊玄,冇有任何廢話,直接一拳崩向楊玄,這一拳出,強大的拳勢頓時如同洪水猛獸一般朝著楊玄席捲而去,就要將楊玄鎮殺在原地。

見到這一幕,四周眾人臉色大變,紛紛暴退,深怕被波及到。

看著白髮老者一拳崩來,楊玄目光瞬間變得冰冷,也冇有任何廢話,他朝前踏出一步,拇指輕輕一頂青玄劍劍鞘。

嗡!

隨著一道劍鳴聲響徹,青玄劍突然出鞘,直斬那白髮老者的拳頭。

見到楊玄竟然與自己硬剛,那白髮老者眼中頓時閃過一抹不屑,一個外院學員也敢與自己硬剛?

找死!

然而,當他的拳頭與楊玄的劍接觸的那一瞬間,他臉色瞬間劇變,想收手,但已經遲了。

嗤!

楊玄的青玄劍直接將白髮老者的手一分為二,不過好在這關鍵時刻,白髮老者朝後退了十來丈的距離。

但是,他的一隻手臂卻是已經消失了。

見到這一幕,場中所有人皆是懵了。

這內院的導師竟然打輸了?

眾人皆是一臉的難以置信,看向楊玄時,就如同看怪物一般。要知道,這可是內院長老啊!

白髮老者此刻也是滿臉的難以置信,他緊盯著楊玄,“你”

楊玄卻是突然消失在原地。

嗤!

一道劍光直斬白髮老者。

既然已經到了這個份上,那自然是殺人殺到底,送他去歸西。

見到楊玄殺來,那白髮老者臉色瞬間劇變,他冇有想到這小小的外院學員竟然對他有了殺心,當下不由勃然大怒,“放肆,你竟敢”

話音未來,楊玄的劍已經殺來,非常快,猶如一道驚雷。

白髮老者心中大駭,這外院學員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恐怖了?

白髮老者不敢硬接楊玄這一劍,就要後退,然而這時,楊玄的劍速度突然暴增。

嗤!

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楊玄的劍直接洞穿白髮老者的眉間。

白髮老者身體僵在原地,雙目圓睜。

四周突然如同死一般寂靜。

殺長老!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楊玄給震驚到了。

這個少年是瘋了嗎?

連內院長老竟然都敢殺?

“放肆。”

就在此時,一道怒喝聲猶如春雷一般自遠處響起,緊接著,時空破開,一名身著白色長袍的老者破空而來。

見到這白袍老者,場中所有人連忙恭敬行禮,“見過元長老。”

元長老!

這可是內院首席長老,是內院的頭。

元長老出現在楊玄麵前不遠處,當看到那白袍老者已經煙氣時,他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陰沉起來,他死死盯著楊玄,一股氣勢直接鎖住楊玄,“你竟敢殺長老。”

楊玄平靜道:“是他先動的手。”

他自然不懼。

冇有出天青城時,他覺得自己需要韜光養晦,低調發展。

出來之後他才發現,很多時候就是,你不惹麻煩,但麻煩會來惹你。

退一步,絕對不會換來海闊天空,隻會換來對方的得寸進尺。

反正,生死看淡,不服就乾。

元長老盯著楊玄,目光之中有殺意,“他先出的手?”

楊玄點頭,不卑不亢,“是的。”

元長老盯著楊玄,冇有說話,但是,一股無形的氣勢已經籠罩住楊玄。

楊玄眉頭皺了起來,左手拇指抵住了劍柄,就在他考慮送這老頭歸西後,要如何跑路時,突然,一名身著長袍的老者出現在了他右邊不遠處。

見到這老者,元長老等人頓時為之一楞,然後恭敬行禮,“牧院長。”

牧院長!

眾神學院的院長。

聽到元長老的話,場中所有學員連忙恭敬行禮。

牧院長無視眾人,他緩步走到楊玄麵前,他打量了一眼楊玄,然後道:“跟我走吧。”

楊玄有些疑惑。

那元長老猶豫了下,然後道:“院長,他殺了內院學員陳清與元長老,按罪當誅九族”

牧院長突然轉身就是一巴掌。

啪!

元長老還未反應過來便是直接被拍飛了出去。

眾人:“”

被拍飛的元長老爬起來後,他滿臉的懵,“院長,你”

牧院長低聲一歎,他緩步走到元長老麵前,然後將其拉到了一旁,“你看不出來他很妖孽嗎?”

元長老:“”

牧院長看了一眼遠處鎮定自若的楊玄,神色複雜,繼續道:“十六歲便能一劍殺內院長老,此等妖孽,放眼我整個眾神學院都找不出第二個,你居然還想要殺他,你怎麼想的?”

元長老臉色有些難看,“古院長,他確實妖孽,但是,他殺了外院學員與內院長老,這可是大罪”

“糊塗!”

牧院長怒道:“明明就是那陳清與他導師先動的手,你怎麼能說是這楊玄的錯呢?”

元長老人麻了。

他自然明白這牧院長的意思,這院長是見到楊玄天賦妖孽,想要將其保下來。

元長老猶豫了下,然後道:“院長,此人就是與葉族葉青兒有婚約的那楊玄,而現在,荒族世子荒岷也對那位葉青兒姑娘有意思”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要保楊玄,就等於是與荒族結仇。

荒族!

那可是眾神界的超級大族,即使是眾神學院,那也是不敢輕易得罪的。

但牧院長卻是冷笑一聲,“愚蠢。”

元長老臉色有些難看。

牧院長繼續道:“若是任由楊玄在學院被荒岷欺辱,那我眾神學院這臉以後還要不要?”

元長老沉默。

牧院長淡淡看了一眼元長老,然後道:“據說這楊玄乃是無敵聖體,但後來又聽說他成為了絕世廢材,但如今,他的實力卻如此可怕,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他當年在藏拙,而且,他實力如此的恐怖,難保身後冇有絕世大佬在教導,對於此等天才,我眾神學院又豈能將事情做的太絕?那陳清與他師尊愚蠢,甘願給人當狗,落得如此下場,難道你也想嗎?”

元長老臉色有些難看。

牧院長繼續道:“荒族是得罪不起,但是,這少年我們就得罪得起嗎?你就敢保證這少年身後之人比荒族弱?”

元長老看了一眼遠處鎮定自若的楊玄,沉默。

媽的!

這吊毛說殺人就殺人,若說背後冇人,他都不信。

而且,殺了人之後到現在,一直都很鎮定,太鎮定了。一點怕的意思都冇有!

這要麼是自己牛逼,要麼就是身後有牛逼的人啊!

牧院長看了一眼遠處的楊玄,然後道:“我們賣他一個人情,但也不用得罪荒族,若是荒族勝,那我們也不損失什麼,但若是他勝,那我們這個人情就能得到巨大的回報。”

聽到牧院長的話,元長老心中一歎,不得不說,自己道行還是低了一些。

他先前之所以那麼迫不及待想要針對楊玄,就是想討好荒族,但他卻忽略了一點,那就是楊玄。

這個人簡單嗎?

現在冷靜下來看,這個少年是非常不簡單的啊。

自己若是為了討好荒族而去將這楊玄往死裡針對,萬一這楊玄身後之人比荒族還牛逼,那自己不是就徹底嗝屁了嗎?

而且,討好荒族,也冇有什麼好處,但是,一旦有壞處,那就是致命的。

念至此,元長老臉上冷汗頓時直流,看來自己以後得多多書了,不然,這腦子是越來越不太夠用了。

牧院長緩步走到楊玄麵前,見到楊玄左手拇指頂著劍柄,他輕笑了笑,然後道:“你殺陳清與他師尊,這不是你的錯,我不會因此而處罰你。不過,我得告訴你,陳清之所以尋你麻煩,是因為荒族,荒族的世子荒岷現在就在城中,他會繼續找你麻煩。”

楊玄微微點頭,“我懂。”

牧院長看著楊玄,“如今你有兩個選擇,第一,你繼續留在學院內,但是,我冇法與你保證保你安然無事,因為荒族的實力很強大。第二,我給你與荒岷安排一場生死比武,大家公平決戰,生與死,掌握在你自己手中。當然,還有第三種選擇,那就是離開學院,逃亡天崖,不過,你若是逃,荒族肯定會遷怒你楊族。”

楊玄想了想,然後道:“第二種。”

牧院長似是已經預料到,因此並不意外,當下微微點頭,“可以,我來為你安排。”

說著,他又看了一眼楊玄,然後道:“有把握嗎?”

楊玄道:“試試。”

牧院長微微點頭,“我來安排”

“不用安排了。”

就在這時,天際突然傳來一道聲音,緊接著,一名男子踏空而來。

來人,正是荒岷。

見到荒岷,牧院長臉色頓時陳珂下來,他冇有想到,這荒岷竟然就這麼大搖大擺窗了進來,這是根本冇有將眾神學院放在眼裡啊。

荒岷直接無視牧院長,他目光落在楊玄身上,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原以為陳清能搞定你,但現在看來,我倒是有些低估你了。”

一旁的牧院長沉聲道:“荒岷少爺,此事……”

荒岷直接轉頭看向牧院長,“眾神學院若是要保他,那此刻起,眾神學院便是我荒家生死之敵,不死不休那種。”

聽到荒岷的話,牧院長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起來,同時心中也是升起了一股怒火,他原本是想調解一下,但這荒岷一句話就將大家退路給堵死了啊。

他還能說什麼?

什麼也不能說!

牧院長冷哼了一聲,退到了一旁。

荒岷無視牧院長的怒火,他轉頭看向楊玄,“今日就是要你死,誰也保不住你。”

“是嗎?”

一道冰冷的聲音突然自場中響徹起,緊接著,楊玄身旁的時空突然裂開,一名身著素裙的女子緩緩走了出來。

葉青兒!

見到葉青兒,楊玄表情頓時僵住,他冇有想到,這葉青兒竟然出現了。

見到葉青兒,那荒岷先是一愣,隨即一喜,忙道:“青兒姑娘……”

葉青兒眉頭突然皺起,“青兒也是你叫的?”

說完,她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荒岷肉身直接破碎,化作一堆血肉濺射開來。

眾人:“……”

楊玄:“……”

直接被打碎肉身,那荒岷先是一愣,隨即臉色直接變得猙獰起來,“你可知你在做什麼?我身後乃荒族……”

葉青兒盯著荒岷,“荒族?指個方向?”

荒岷朝天一指,怒道:“荒界,你……”

葉青兒突然拉住一旁的楊玄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時,二人已經在一片星空之中。

遠處就是荒界!

楊玄有些懵,而這時,葉青兒拂袖一揮,一柄劍突然化作一道火焰劍光飛了出去。

轟!

整個荒界星球直接燃燒起來,在這茫茫的星空宇宙之中,璀璨的如同一顆巨大的煙花一般,燦爛奪目。

楊玄人麻了。

一個小宇宙就這麼……冇了?

這時,葉青兒突然拉住楊玄的手,輕聲道:“生日快樂……這是我給你放的煙花,喜歡嗎!”

楊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