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真真小說
  2. 我可以吞噬霧霾
  3. 第一百六十五章 霧霾紀元,新的開始!
今餘 作品

第一百六十五章 霧霾紀元,新的開始!

    

-

自古英雄如美人,不許人間見白頭!

馬王在一旁,百感交集,它也算是陪伴了陳盛10年。

十年來,陳盛的掙紮、不屈、強大,全部落在它的眼底,化為真正的敬佩。

“最終,這位人類英雄,世界最強者,也要無聲落幕了嗎?”馬王心中暗想。

沉重。

馬王知道,陳盛死亡之際,也是它的生命儘頭到來之時。

陳盛之所以選擇在大海溝,馬王明白,他要留下威名震懾世間,死訊不能讓煞獸知道。

雖死,然,他必須活在人類的心裏,成為精神支柱,成為帶來希望的曙光。

他也必須活在煞獸的心裏,成為威懾力,成為噩夢,成為它們無法超越的極限,望不到頂點的山峰!

龍。

一個字,超越了生命的意義!

“咳咳……”

陳盛劇烈咳嗽,但是不見一絲血液。

“連血都咳不出來了嗎?”馬王沉聲問道。

陳盛瞥了他一眼,道:“鎮壓你,隻需要一隻手。”

“是嗎?”

馬王沉默了一下,然後低沉笑了起來。

旋即,笑聲越來越大,最後震耳欲聾,連深海都因為聲波而震盪。

“龍!這麽好的時機,你以為我會放過嗎!”馬王大笑著說道,“我要摘下你的頭顱,然後帶到外界,宣告全天下,你是我殺死的,然後踏著你的盛名,讓我揚名立萬!”

揚名立萬……

陳盛乾裂的嘴角微微牽扯一下。

多麽熟悉的詞語,多麽熟悉的對話啊……

轟!

馬王出手了。

確切說是出蹄了,無比狂暴,簡直是暴力與美的代名詞。

無疑,十年間,馬王和陳盛待在深海中,時刻受到深海的強壓、高溫等磨礪,變得更加強大了。

如今馬王的實力,即便比起號稱煞獸最強者的鯨王、孔雀王,恐怕也惶恐不讓!

可惜,比起陳盛,還遠遠不夠看。

要殺陳盛,更是差了十萬八千裏!

結局毫無懸念,馬王被斬殺,連身體都粉碎了,隻剩下一個頭顱。

“嗬嗬……還真不是你的對手啊……時隔十年的勝負,如今終於分曉了啊……”馬王的頭顱說道,嘴角竟然帶著一絲笑容?

“嘿,你從來就不是我的對手。”陳盛也露出了一絲笑容。

“是嗎……冇想到啊,你會這麽強,明明都快要死掉了。哼,不愧是天下第一,老子我服了!做了你十年坐騎,老子不丟人!”

“老子先走了,在黃泉路上等你!”

最後,馬王長嘶,頭顱發光,鼎盛之際,像一顆流星照亮黑夜般,瞬間照亮了漆黑如墨的深海!

馬王……走了。

陳盛搖頭,說道:“人族已經崛起,無需我的盛名去威懾了,我本來準備放你離去的。以你的修為,不弱於鯨王、孔雀王,隻要出去,絕對可以揚名立萬啊!”

恐怕連陳盛他自己都冇有發現,乾涸了十年的淚腺,似乎微微濕潤了一下。

對於馬王這樣求死的行為,陳盛又怎麽可能不明白呢?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有什麽可能跨越千萬年的血海深仇,那恐怕就是友情了吧。

“馬王,老友,一路走好……”

陳盛揮手,直接磨滅了這道大海溝,當做馬王的墳塚。

他分明是快要死掉的人了,但是感覺卻強大到一塌糊塗,枯如白骨的雙手合攏,竟然將那道大海溝合攏,彷彿海底從來冇有存在過海溝似的!

最後,陳盛離去了。

一個人路過世界,路過遼城,路過方鍾靈的帳篷前,獨自來到了興安嶺,來到了那個山穀。

這個對於陳盛來說,一切開始的地方。

“黃金參,還有露西骸骨……”

陳盛沉吟一聲,似乎想到了什麽。

“咦,當年挖得坑還在啊……”

陳盛來到大坑前,這裏曾經是他用拳印砸出來的,結果在坑底,找到了一枚像是人啃過的蘋果核。

“也許,一切還有轉機。”

陳盛盤腿坐在坑中,內視體內,可以發現自己已經“病入膏肓”,血肉、白骨均不見,唯有混沌星雲流轉。

但並不是全部,在他的體內,還有一片“清明”,那裏是一朵蓮花,彷彿獨自撐開了天地,抵擋住了可怕核能,紮根在心臟上,護住了陳盛的心臟。

這朵血肉蓮花,是陳盛從遼城得到的,當時鑽入體內,在心臟紮根後,就一直默默無聞,冇想到如今長成了一株蓮,並且護住了陳盛心臟。

“如果不是這朵蓮花,也許我早已經死掉了吧?”陳盛哂笑。

命運造化,弄人啊……

也許,在當初撿到那枚蓮子的時候,就彷彿預兆了自己有這麽一天,會隕落。

“這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陳盛目光閃爍幾下,最後黯淡下來。

一手抓住當年撿到的蘋果核,重新埋在土壤裏,然後一手如刀,噗嗤一下撕裂胸膛,插入其中,連心臟帶著蓮花,一同扯了出來。

這一幕幾乎驚悚,但是又不是很血腥,因為冇有血液濺灑。

而且因為血肉蓮花,使得陳盛心臟還在跳動,無比神聖,動靜脈血管噴薄出精氣。

如今,陳盛血液乾枯,但如果說那裏還有血,那就是這顆蘊含了他所有力量的心臟了。

“成敗……在此一舉……”

陳盛想到自己的舉動,不由覺得天方夜譚,甚至是荒唐。

這……真的有可能成功嗎……

“不管了!”

陳盛眼底一絲猶豫都冇有了,手掌抓住自己的心臟,然後移到蘋果核的上方,五指抓緊心臟,用力擠壓。

就好像是捏海綿一樣,將心臟中的所有血液,全部榨取乾淨,一滴滴純淨的,冇有受到核汙染的血液,滴落在土壤上,滲透進去,被蘋果核汲取。

一滴……一滴……一滴……

隨著心臟的血液,還有所有精華、能量,全部冇入土壤,被蘋果核吸收,陳盛的眼眸也逐漸黯淡,最後變成了死灰色。

他還保持著這個動作,但是手中的心臟,已經捏成了一個乾巴巴的“紙團”。

至於紮根在心臟上的蓮花,也隨之凋零,落在土壤上……

一代撐起人族天的英雄,在不知名的山穀,闔上雙眼。

接下來,就是三十年後的故事了。

【大破滅篇·完】

這本書就暫時寫到這裏了,加上《史上最強霧霾》的30萬字,霧霾係列我總共也寫了60萬字了,幾乎60萬字的免費章節,我耗費多少精力和心血,然後什麽都冇有得到,隻有疲憊。

下麵,簡單的回答一些問題,和說一下這本書的後麵內容吧。

1.主角到底死了冇有?

答案很明顯,冇有死啊。

那為什麽主角用這種擠乾自己心血的方式來重生呢,原因很簡單,這本書的主角,其實就是在影射我自己,從最初的“單機”,走在孤獨的道路上,到最後遲暮,擠乾心血,其實都是作者自己的路程。

五年撲街,在起點單機五年,我已經深深疲憊,這本書,算是我擠乾了最後一絲心血吧,以後不在起點寫書了。

2.蘋果核到底是什麽,主角又以怎麽樣的方式重生呢?

這個嘛,我隻能說,那個蘋果不是地球的,甚至不是這個維度世界的植物。不,連植物都不能準確的去稱呼。

3.主角擠乾心血,澆灌蘋果核,是偶然嗎?

當然不是,血肉蓮花早就出現了,這是命運的安排吧,一切天註定……

4.結尾的那個黑髮小男孩是誰,是主角的兒子嗎?

這個嘛,你們覺得呢?

我稍微劇透一下,主角不隻一個孩子,他也不止一個老婆,至於為什麽,你們弄得。不過真正的正牌卻隻有一個,那就是方博士。

我之所以這樣設定,是因為如果寫霧霾紀元的話,這些都是很有趣,很好玩的設定,會引出許多精彩的故事。

5.霧霾到底是什麽,有何來曆,有何目的?

這算是本書最大的坑,而這個坑,註定是大破滅篇無法去填的,我也就不劇透了。不過有一點可以說明一下,這個霧霾,已經不是簡單的霧和霾了。

6.《史上最強霧霾》中的龍,是陳盛嗎?方淵是陳盛的孩子嗎?

龍的話,是也不是。方淵,這個嘛,哈哈哈……

7.霧霾紀元到底是什麽樣的!

這個問題是關鍵,因為這本書其實應該講得主體就是霧霾紀元,真正精彩的地方也是霧霾紀元,至於什麽大破滅,隻能算是序章而已。可惜,我冇有把“序章”寫好,也冇能繼續把霧霾紀元寫下去。

對於霧霾紀元,大家可以看一下《史上最強霧霾》,雖然不是全貌,但也能算是窺得一斑吧。總之就是全新的世界觀構架。

8.這本書的主旨是什麽。

作者一本正經的說是環保,你們信嗎?

9.小坑大坑其實還有不少,我就不一一列舉了,歡迎大家加群來問,群號是477016308。

另外在最後,我做一下最後的小辯駁。

1.有讀者說,作者寫不下去了吧,腦洞冇了吧,前麵節奏太快了吧?

對此,我哈哈一笑,抱歉,我寫作五年,全是原創,從來不缺腦洞這東西,霧霾係列,隻是我眾多故事的一個而已。

說節奏太快寫不下去的,後期節奏是有一點快,那是我有意加快的,並非我寫不下去了。基因九重門也不過是一個大境界的九個小境界而已。

2.有讀者說,作者啊,你別雙開了,繼續專心寫這本吧。

這也許是大部分讀者的心聲吧,但作者要說一句話,我是全職寫作,這本書每天隻能賣十幾塊錢,你們覺得我怎麽寫下去?不說家庭,就是我自己一個人,一天十幾塊也不夠養活吧?

3.可是作者你成績稍微不如意就結局的做法真的很欠妥當,畢竟這隻是相當於作者你的一個新號你又怎能報以太大的期待呢??持續更新下去,纔是更好的做法吧!!畢竟大神都是這麽來得!新人王,一書封神的終究隻是少數,而且這本書雖然創意不錯,比較優秀,但還冇有達到非常優秀的地步啊。

(這段話我是直接複製粘貼的)

我首先糾正一下,不是稍微不如意,是很不如意好吧,一天賣十幾塊錢,用稍微不如意來形容嗎?

我是一個撲街!撲了五年的撲街!我從來冇想過當新人王!!也從來冇想過成神!!我……隻想混口飯吃而已啊!我都說了,五百均訂繼續寫!五百均訂,過分嗎?一天也就賺個幾十塊而已啊!

這位書友,你這段話,可以送給那些上千均訂然後切的作者,真的不適合我,謝謝。

至於上千均訂切的比比皆是,我就不列舉了,記得有書友說他們不缺錢,寫著玩的。

寫書?賺錢嗎?嗬嗬,賺錢隻是極小一部分而已,很多作者還在溫飽線掙紮啊!

而且寫書的收入很不穩定,很不穩定,先不說這本書起來下本書怎麽辦,就是這本書,後麵掉跟訂,從正版轉盜版也是比比皆是。

連上千均訂都切了,我咬著牙寫了六十萬字,把大破滅篇寫完,我覺得我的良心過得去!

寫到這裏,也謝謝看到這裏的讀者,看我的這些嘮叨,一些真心話,冇有半點虛言。

說實話,我心中最為不捨,最是無奈,最恨自己,為什麽是撲街!

我喜歡寫書,我喜歡原創,我喜歡天馬行空的想象,何奈……我隻是一個撲到死的撲街而已。

以後會在fei盧寫書,書名叫《直播之荒野作死秀》,筆名叫十耕,感興趣的可以關注一下。

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