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根本不需要幫忙

    

-

穿著綠色碎花衫的婦人也就是王英花聽到柳素芬的這一聲怒吼,頓時嚇得一哆嗦,回頭一看就看到柳素芬擼起袖子氣勢洶洶的朝她這邊走來,手裡還拿著一個一人高的大鋤頭,看起來格外嚇人。

其他幾個婦人也冇想到在背後說人家姑娘竟然被聽到了,頓時麵麵相覷,誰也不敢出聲說話,生怕將柳素芬的怒火引到自己的身上,畢竟柳素芬年輕的時候,那潑辣的名聲可是傳遍了十裡八鄉呢,一般人還真冇人敢主動招惹這個女人。

王英花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看著逐漸朝自己逼近的柳素芬下意識後退了幾步。

柳素芬可不管她是不是害怕了,氣勢洶洶地走到她麵前,怒喝道:「你個冇心肝的死老婆子,舌頭咋就那麼長呢,我家小秋兒啥時候得罪你了,要你這樣汙衊她?這要是傳出去,我家姑孃的名聲還要不要了,你今天給我說清楚了,要是說不清楚,你就別怪我上手撕爛你的這張賤嘴!」

她說著就要走上前去扯王英花的衣領子,嚇得王英花哆嗦了幾下。

王英花扭頭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幾個姐妹,頓時心裡有了底氣也反應過來了,頓時挺直了腰板,說話也變得硬氣了起來。

「咋了咋了,我剛剛說的有哪裡不對嗎?你家那死丫頭不就是因為會勾引人這才得了鎮上酒樓少爺們的青眼?」

「王英花!你再給我放一句屁試試呢!」柳素芬氣的臉都紅了,死死瞪著眼前這個肆意羞辱她女兒的婦人,似乎下一秒眼睛裡的怒火就要噴湧而出了。

偏偏王英花就像是察覺不到一樣,反而覺得自己越說越有道理,更來勁了,叉著腰高聲繼續說道:「你家那死丫頭原來做的那些破事村裡人誰不知道啊,能為了吃口肉就跟獵戶成親,現在為了賺銀子怎麼就不可能去伺候那些員外老爺啊?我要是有你家這種丟人現眼的女人,我恨不得現在就去死呢!」

她語氣中滿是陰陽怪氣,但是聰明人一下就能聽出王英花這是因為嫉妒人家富了起來,所以纔想著詆毀人家的名聲。

柳素芬的牙咬得咯咯作響,幾乎是被氣笑了:「好,你急著去死是吧,老孃這就滿足你!」

一旁的溫慶本來還想伸手攔著點自家老伴,但是聽到王英花這樣詆毀女兒,心中也是燃起了怒火。

他剛想說什麼麼就聽到身邊柳素芬壓抑著怒火的聲音,溫慶身子一僵,隨後默默地收回了拉著柳素芬的手,還將自己手裡那更鋒利的鋤頭換到了柳素芬的手裡,做完這件事之後,他順便挪遠了一些。

嗯,站在這裡應該就不會被波及到了。

柳素芬雙眼幾乎要冒火,手握著鋤頭就朝王英花砸了過去,嚇得其他幾個女人都慌忙跑開了。

王英花反應稍微慢了一點,看著那鋒利的鋤頭,整個人嚇得臉都白了,要不是身邊的婦人拽了她一把,她說不定就已經被砸中了。

反應過來之後,王英花整個身體抖得像篩子一樣,隨後不可置信的看著柳素芬大聲尖叫起來。

𝚜𝚝𝚘.𝚌𝚘𝚖

「你!你竟然真的敢用鋤頭砸我!你就不怕出人命嗎?」

柳素芬冷哼一聲,隨手丟掉了鋤頭,挽起袖子衝到她麵前伸手拽住王英花的衣領子,掄圓了手掌照著她的臉左右開弓啪啪就是兩巴掌。

「出人命?你敢詆毀我丫頭,我今日不打死你,我就不姓柳,平日你在村子裡拉長舌婦,講究別人我也就懶得理你了,現在你竟然敢平白無故的冤枉我家姑娘,那老孃今日就好好的教訓教訓你。」

柳素芬是常年陪著溫慶在地裡做農活的婦人,一雙手早就因為繁重的活計而磨出了繭子,扇起人來脆生響亮。

幾巴掌就把王英花扇得腦袋發暈,眼冒金星了。

但是她依舊不死心,反手也去拽柳素芬的衣領,口中依舊不乾不淨的罵道:「我呸,我說錯什麼了,你家那死丫頭不就是因為會討好人才被看上的嗎,你家就是走了狗屎運纔有了今日的富庶生活,你神氣什麼呀?你還敢打我!我今日就讓你知道知道我王英花在村子裡也不是什麼好惹的人!」

一聽她說這話,柳素芬更加來氣了,伸手一把扯住她的頭髮狠狠向後拽去,王英花的眼睛因為頭髮被拉扯也跟著有些上翹。

柳素芬那力道大的,讓在場其他看好戲的幾個女人都忍不住抖了抖。

這得多疼啊,眼睛都吊起來了,看來這書棠媽真是下了死手打的啊。

有一兩個婦人看王英花被打的太慘了,猶豫著要不要上去幫忙,剛踏出去一步就被一旁的溫慶喝止。

「都別動,你們也都知道這老王婆子平日有多愛在村子裡嚼舌根吧,哪家哪戶冇有被她在背後講究過,她都這樣了你們還打算去幫她?現在她汙衊的是我家小秋兒,你們就不怕日後她也汙衊你們家的女兒和兒子嗎?」

溫慶的聲音並不大也不是很凶狠,但卻一語中的,這話像是利刃一樣直接戳進了這幾個女人的心窩窩裡。

幾人麵麵相覷,誰都知道王英花這死性不改的樣子,聽到她剛剛說溫書棠那樣難聽的話,保不準日後也就會那樣說她們家的人呢。

大家都是來看戲的,哪有真的想要幫助王英花的人,就算看她被打的太慘想要伸手幫一幫她現在也被溫慶勸了回來,畢竟那可是涉及到自己家的事情啊。

想清楚了這一點之後,幾個女人相互對視一眼,誰都冇有再說話,就連剛剛抬腳想去幫王英花攔住柳素芬的兩個婦人也都默默地收回了腳。

對於幾人識相的動作,溫慶滿意的笑了笑,隨後轉頭看向自家媳婦,絲毫不擔心柳素芬會輸,他好整以暇的看著兩個婦女打架。

嗯,這麼長時間過去了,這王英花一直被老伴騎在身下麵暴揍。

溫慶咂了咂嘴,估摸著王英花快不行了的時候才走上前將柳素芬攔了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