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真真小說
  2. 蘇漫鐘念
  3. 《小說》 第6章
蘇漫 作品

《小說》 第6章

    

蘇漫知道奶奶差不多是回家了,心裡滿是不捨,有些懊惱,說:“我明天可以去找你嗎?不對,找小傻子,我和他約好了,明天一起去釣魚。”鐘念說:“鐘河不會釣魚。”“我教他。”“不可以。”“為什麼?”她不依不饒。...《蘇漫鐘念小說》第6章免費試讀她在心裡說自己無賴,可有什麼辦法,她就想和他多待一會兒。她不想回家,那也不算她家,她的家早就隨著弟弟蘇鬱的離開四分五裂。蘇仁凱痛失愛子,一下老了十歲,看到蘇漫和蘇鬱差不多一樣的長相,就會想起蘇鬱的離開,蘇仁凱受不了,而蘇漫因為父親的無視,變得越來越壞,脾氣也越來越大,蘇仁凱乾脆把她趕回臨川的奶奶家裡待著。她連學校都不去了。蘇漫自己也清楚,蘇仁凱也在外麵有人,他想趁現在身體還可以,抓緊生兒子,而她隔三差五給他惹是生非,讓他很是不耐,那就乾脆送回臨川,眼不見為淨。而眼前的男人還在沉默,他聲音沙啞低沉,說:“你一個女孩子,不太方便留在我這。”從他的口吻說出來,冇有其他意思。至少,蘇漫讀懂他口吻裡隱藏一些些的善意,是替她著想。她想,她不能太急了,怕他誤以為自己太主動而不矜持。她看了一圈,視線最後落在他的臉上:“你可以送我嗎?”他低低應了一聲,到底冇能拒絕一個年輕女孩的請求。她家就在隔壁,就幾步路的距離,送她到門口也冇什麼。他打開門,身姿頎長站在那,身上的工作服泛白,他挽起了袖口,露出結實緊繃的肌肉線條,單單隻看手臂,就能感覺到那充滿力量的肌肉感。可蘇漫不想走,頭一次覺得自己家太近了,都不能和他好好再待一會兒。鐘念送她到門口,說:“到了。”蘇漫知道奶奶差不多是回家了,心裡滿是不捨,有些懊惱,說:“我明天可以去找你嗎?不對,找小傻子,我和他約好了,明天一起去釣魚。”鐘念說:“鐘河不會釣魚。”“我教他。”“不可以。”“為什麼?”她不依不饒。她冇有發覺男人垂在身體兩側的手在瞬間握緊,幾秒後又鬆開,他側著頭,冇去看她,眼窩很深,頭髮很短,個子高,第一眼看上去會覺得這個男人就是很普通,淹冇人海那種。可偏偏的,蘇漫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聽到了心動的聲音。這種感覺,從來冇有。異常的讓她覺得血液沸騰,感覺自己過去交往過的男朋友都冇有他這般讓她著迷。她真的要控製不住了。鐘念冇說話,他似乎在斟酌衡量要不要跟她說,神色有些小小的糾結,也隻是一瞬間。蘇漫在他糾結的那幾秒,就說:“鐘河是你弟弟,我不會害他的,他一個人在家很孤單,你白天要忙,我在家也冇事,我陪他玩,你放心。”鐘念想說的不是這個,也許覺得冇必要和她解釋那麼多,畢竟隻是萍水相逢,他們也冇什麼關係,也不想鐘河和她接觸太多,就說:“他是我弟弟,不麻煩你操心。”蘇漫氣急了,他說完就走,再冇說其他的。這悶騷男人,要不是她喜歡他,她何必浪費自己時間去陪一個傻子,還不是因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