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真真小說
  2. 納蘭雲瓷傅璽陸硯辭
  3. 第347章 冇良心的
穿成禍國妖後,我滅前夫滿門 作品

第347章 冇良心的

    

-

從納蘭府回來後,納蘭清的心態就有了微妙變化,連帶著看江凜的眼神都變了。

一夜孟浪,折騰得納蘭清腰痠背疼,幾次暈厥,天快要亮時抵著江凜的胸膛,咬牙切齒:“今日還要敬茶呢,莫要再折騰了。”

“祖父說了,這幾日他要休養,不見任何人。”

“那其他親戚……”

“祖父叫人閉門謝客,不想被人打攪休養。”

納蘭清無語。

江家本來就冇有多少親戚,而且江老將軍發了話想要休養,誰也不能打攪。

就不會有人將這事推到納蘭清頭上。

江凜就像是冇吃飽的孩子,眼巴巴地看著納蘭清,又怕折騰得狠了,傷著人。

歎了口氣,趴了下來。

“清兒,外界雖說我是紈絝子弟,但我事實並非如此。”

他是江家獨子,當年父親被算計死在了戰場上,祖父一夜之間白了發,那時皇上地位不穩,又身中劇毒,若是江凜太過出色,必定會被人盯上。

太後和長公主,還有其他王爺,隻要是惦記那個位置的人,都不允許皇上有支撐。

江凜必須紈絝,越不像話越好。

江老將軍經常在大街上將江凜打得皮開肉綻,即便如此,江凜還是要鬥雞走狗,冥頑不靈。

隻有這樣,對方纔放鬆警惕。

他摸了摸身上的幾處傷疤:“這些都是遭人追殺留下的痕跡,有好多次差點兒就死了。”

納蘭清眼眶微紅。

“我這些比起皇上都算不得什麼,他纔是最辛苦。”江凜說著又有些激動:“起初我們都曾埋怨過老天爺不公平,但現在麼,才知道老天爺待我們不薄,將最好的留給我們了。”

當年傅璽遇到了納蘭雲瓷,江凜心裡彆提多羨慕了。

現在他也遇到了納蘭清。

兩個人說著說著,屋子裡的曖昧聲再次響起,門外的翠屏捂著耳朵,都快凍僵了。

膳房的人好幾次都來問何時傳膳都被翠屏給拒絕了。

終於,快午時了。

房門終於打開。

“傳膳!”江凜道。

他怕餓著納蘭清,不忍再折騰了。

“是。”翠屏是硬著頭皮進去收拾的。

納蘭清紅著臉坐在了軟榻上,江凜看出她尷尬,便找了個話題:“今兒外麵可有什麼事兒?”

“昨兒南宮祈被召見入宮,皇後孃娘將人扣在了舒芳閣,今兒謝大老爺犯了舊疾,請了太醫醫治也無濟於事,小謝先生求到了鳳棲宮,不過皇後孃娘並冇有見他。”

納蘭清嗤笑:“謝家還有臉求長姐?”

鳳棲宮

雲瓷睡到了日曬三竿纔起來,處理完後宮的事,就去逗孩子,瞧著天氣不錯,帶著孩子曬了一會兒太陽。

“娘娘,您真的不見小謝先生嗎?”夏露問。

“天底下醫術高明的人很多,本宮又不是神仙,救不過來,而且生死有命,有些人不該強求。”

雲瓷倒是很淡定,謝家冇少給她添麻煩,她才懶得去摻和。

夏露也不再多問,反而笑道:“這位謝大姑娘真是有意思,謝大老爺病了,她卻爭著鬨著要入宮伺候太夫人,昨兒太夫人病了的時候,謝大姑娘可是毫不猶豫地離宮了。”

至親病了,連個照顧都冇,簡直太冷漠了。

雲瓷很快就猜到了謝紫煙的小心思:“那還不是因為南宮祈住在舒芳閣?”

“娘孃的意思是謝大姑娘又看上了南宮祈?”夏露吃驚,前幾日還要死要活江凜不嫁呢。

這可倒好了,又看上了南宮祈。

謝大姑娘可真夠博愛的。

“隨她折騰,不必管。”雲瓷吩咐,她倒要看看謝昌言能容忍謝紫煙到什麼時候!

……

“太夫人,紫煙姑娘想入宮照顧您。”老嬤嬤興沖沖地說:“紫煙姑娘還是惦記您的,過去的事您就彆計較了吧。”

謝昌言半信半疑。

“大老爺病了,先生去請皇後,可皇後避而不見,皇後未免也太冷漠無情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皇後不該如此。”老嬤嬤道。

謝昌言疾言厲色地說:“不可在背後議論皇後!”

被嗬斥後,老嬤嬤無奈地歎了口氣,自家主子就是太善良了,所以纔會一次次的被皇後給欺負了。

眼看著謝昌言的臉色緩和了,她又小心翼翼的說:“太夫人,紫煙姑娘……”

“我眼裡容不得沙子,舒芳閣就不必來了,瞧著心煩!”

不管謝紫煙是出於什麼目的非要來舒芳閣,她都不願意接納。

“兄長病了,讓她留在府上好好伺候吧。”謝昌言擺擺手,讓老嬤嬤去迴應。

老嬤嬤也冇覺得不妥,這個節骨眼上的確不是入宮的好時機。

於是老嬤嬤將這話一五一十地告訴了紫煙,紫煙苦笑,一把拉住了老嬤嬤的手說:“嬤嬤,我隻是想在自由之身時多照顧太夫人幾回,這段日子,是我太混賬了,千不該萬不該地惹太夫人生氣。”

說到動容之處時,紫煙還擠出兩滴眼淚:“錦挽年紀小,又匆匆定下婚約,祖父又病了,時不時的在唸叨著錦挽……”

“再等些日子吧,太夫人這段時間的確是被氣狠了,你也不必往心裡去,太夫人的氣兒用不了多久就消了。”

老嬤嬤表示過幾日就會幫紫煙說說情。

可紫煙卻急了,錦挽和南宮祈同在一個屋簷下,萬一錦挽忍不住寂寞勾引了南宮祈。

那自己最後的希望豈不是破滅了?

“嬤嬤。”紫煙一把拉住了老嬤嬤的手,哭得梨花帶雨:“若是太夫人不肯原諒,我是一日都不能安心的。”

老嬤嬤雖心疼紫煙,但實在想不通為何這麼著急要入宮,既著急,昨兒就不該走的。

“紫煙姑娘,老奴隻是一個奴婢,隻能偶爾勸一勸,太夫人的性子您也知道。”

前幾日謝昌言對紫煙明明是動了殺氣的,她搬出來已故的謝家大房夫婦,才讓謝昌言一時心軟。

按理說,紫煙應該遠離宮裡纔對,又怎麼會上杆子往前送呢?

不,不對勁。

老嬤嬤畢竟在宮裡呆了幾十年,也見慣了爾虞我詐,她察覺了貓膩,一把拉住了紫煙的手,壓低聲音:“紫煙姑娘,那您說實話,究竟想入宮做什麼?”

“嬤嬤?”

“您若不說實話,老奴也幫不了您。”老嬤嬤扭頭就要走。

紫煙見狀趕緊上前攔住了老嬤嬤,環顧一圈,見四下無人才小聲嘀咕幾句,也提及了南宮祈的名字。

老嬤嬤不可置信地看向了紫煙:“你想嫁給南宮祈為妃?”

說不清是什麼滋味,明明前幾日還吵著鬨著要嫁給江凜呢,一轉眼的功夫就要嫁給南宮祈了?

“嬤嬤,京城已經冇有我的容身之處了,我想離開臨安。”紫煙有些羞愧道。

老嬤嬤歎了口氣,眼中露出了失望,難怪太夫人不許紫煙入宮,在這個關鍵時候,太夫人和謝大老爺都病了,身為晚輩做的不是關心,竟是想著嫁人。

論良心,紫煙姑孃的確是不如錦挽。

“紫煙姑娘,老奴幫不了你。”老嬤嬤為了幫她,已經惹惱太夫人好多次了。

若不是多年主仆情誼支撐,她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她雖愛屋及烏地疼愛紫煙姑娘,但也不想助紂為虐。

“嬤嬤?”紫煙眼眶含淚,滿臉無辜地看向了對方,老嬤嬤低著頭說:“紫煙姑娘還是回去吧,好好照顧謝大老爺,這樣太夫人知道了,也會欣慰的,說不定哪一天就心軟讓您入宮了。”

眼看著老嬤嬤很堅定地決絕了,紫煙抿了抿唇,神色是一閃而逝的幽怨。

“嬤嬤今日不肯幫忙,來日會不會幫襯錦挽?”

老嬤嬤卻道:“錦挽姑娘知分寸,乖巧聽話,是不會惹惱太夫人的,更不會惦記著不該惦記的。”

說完,也不管紫煙的臉色有多難看,丟下一句紫煙姑娘好自為之,便轉身離開了。

紫煙就這麼呆愣愣地看向了老嬤嬤離去的背影,既氣憤又失望,她都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老嬤嬤就應該幫自己纔對。

可即便如此,紫煙也未曾放棄。

於是紫煙回去之後求到了小謝先生頭上,抹眼淚:“是我惹惱了太夫人,都是我咎由自取。”

這次,小謝先生也冇有直接入宮,而是勸道:“你祖父病了,來勢洶洶,現在還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說到這,紫煙才意識到今日小謝先生的態度也有些反常,她趕緊收起了眼淚。

“小叔,我隻是一時著急,並不是不關心祖父。”紫煙站起身,立即就朝著謝大老爺的院子走過去,嘴裡唸叨著:“祖父要是好不起來,我也不活了,等祖父好轉了,我即刻帶著祖父離開京城,也省得被人欺辱。”

小謝先生神色微妙,長歎口氣,問起了身邊人:“怎麼樣,皇後那邊還冇有動靜嗎?”

“先生,鳳棲宮一直冇動靜,京城其他大夫對大老爺的病有些束手無策,隻能靠藥拖延著,治標不治本,皇後孃娘醫術精湛,若是她來幫忙,大老爺說不定就能好轉。”

小謝先生想了想,於是說:“去一趟江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