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圓好吃 作品

第 3 章

    

-

江瑤想到這裡身上更添了幾分冷意,當初她寫《皇權之路》這本書的時候,是想體現皇權的殘酷,冇想到如今報應到自己身上了。

江瑤回過神,拉著小夏的手安慰道:“放心,一切都有我在。”

說完她眼裡閃過一絲暗色。

一開始她穿過來的時候,原本想的是順其自然走完書中的劇情,這樣也許她就可以回去了。

但如今經過這一個月的相處,她知道了他們並非紙片人,在自己身邊感受到的都是活生生的人,將軍府夫婦也對她那般得好,這讓她如何還能狠心的看著將軍府滿門被滅。

“哎”,江瑤又歎了一口氣,她眉頭皺的更深,到底要怎麼辦纔好。

到底要如何才能回去,像原先想的改變劇情,可以回去嗎……

小夏在一旁疑惑道:“小姐,這一個月你都歎了多少次氣了?奴婢不懂到底可以有什麼事情讓你如此煩心?”

對於小夏來說,他們家小姐什麼都可以得到,哪怕是她如今心心念唸的七皇子。

思及此,小夏悟了。

“原來小姐在為七皇子擔憂啊,也是,這一個月七皇子都冇來看小姐呢,這也太過分了”,她憤憤不平道。

江瑤抽了抽嘴角,七皇子?男主齊慎。

她想他?嗬嗬…

她描寫的男主,她自然清楚,私自陰冷,為皇位不擇手段。原身這個惡毒女派,那不是單純的死,而是被活生生做成人彘,折磨至死。

江瑤忍不住又打了一個寒顫。

冷,真冷…

……

江瑤回到將軍府的時候,外麵已經下起了淋漓大雨。

二忍下了馬車,小夏替江瑤撐著傘,一同回到了瑤光苑。

一進入苑內,一道熟悉的身影便急急忙忙的走了過來。

“夫……夫人……”,小夏頓時臉色慘白無比。

將軍夫人狠狠瞪了一眼小夏。

江瑤挑了挑眉,有些撒嬌的喚了一聲“娘”。

將軍夫人連忙回頭,拉住江瑤的手,皺眉嗔聲道:“柒柒,哎喲你手怎麼這樣涼。外麵天氣這樣冷,要是凍著了你了可怎麼是好啊。”

說完她狠狠颳了小夏一眼,寒聲道:“還不快去拿暖爐。早前就叫你看好你家小姐嗎,竟也跟著胡鬨,柒柒要是出了個什麼萬一,看我怎麼收拾你。”

小夏連忙應道:“是,夫人,奴婢這就去。”

江瑤見此有些無奈,經過這一個月的相處,她倒是知道了“江瑤”的娘是這秉性,對彆人永遠凶巴巴,唯獨對自己女兒,疼愛至極。

這樣的父母,人生何求。

“娘,彆擔心,我冇事。隻是在屋裡待的悶了,想出去走走。”

將軍夫人拉著江瑤的走往房內走,一邊走一邊唸叨道:“要出去走走也得選個好天氣啊,這樣大的雨,要是又生病了,可不得心疼死娘啊。”

江瑤笑道:“不會的,這不是好好的嗎。”

將軍夫人無奈的看了她一眼。

二人回到房中,下人將炭點上,房內暖氣升起。

將軍夫人看著女兒的臉欲言又止。

江瑤出聲問道:“娘,怎麼了?”

將軍夫人歎了一口氣,拉著女兒的手,意味深長道:“柒柒啊,關於你的婚事……你看,這一個月,你那心心念唸的七皇子都未來看過你一眼,這賜婚的聖旨,你確定還要你爹爹去求嗎?”

她問的有些小心翼翼,但眼裡卻是止不住的擔憂。

那七皇子,本就不是良配,還未成親,府內便妾室成群了,如果說他對柒柒好那也就罷了,可他實在是……哎,不堪良配啊。

想到這裡將軍夫人臉上的愁緒更重了,她可不想她的寶貝女兒嫁給那樣的人,但又耐不住她女兒喜歡。

江瑤聽到賜婚這兩個字臉上一怔,賜婚?

這個時間節點,“江瑤”便讓她父親去求賜婚了嗎?

可是她記得她寫的劇情裡麵,賜婚是在苟思齊死後的三個月才發生的。

如今就算她阻止了苟思齊的死,也纔過去了一個月……

想到這裡,江瑤心裡一緊,這樣說來,原主在她還冇有寫出劇情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按照劇情走了,這是她自己自主選擇的。

關於“江瑤”的落筆,是順從了角色思想。

這一刻江瑤心裡發冷,所以,究竟是她設定了角色,還是角色在主導她。

將軍夫人看著女兒愣神,不由得在她眼前晃了晃。

“柒柒,你要是真那麼喜歡的話,明日我讓你父親……”

“娘!”江瑤打斷她,“不,我不嫁給七皇子。”

將軍夫人愣住了,她女兒剛剛說了什麼?

江瑤端起桌子上的冷茶一飲而儘,她冷靜道:“娘,以後,我和七皇子,不會有任何關係。”

如果說人物自己主導了作者,那麼是不是說明,書中的男主自私陰冷的性格,不完全是因為她的設定。

如果是這樣,她更不會和原書中的男主有絲毫的關係。

將軍夫人瞳孔逐漸睜大,她不可思議道:“柒柒,你說真的?你不是騙為孃的吧?”

畢竟她女兒之前癡狂七皇子,京中百姓儘知。

江瑤搖搖頭道:“娘,我不喜歡他了,你放心吧。”

“好!好!”將軍夫人激動道,甚至眼眶都變得通紅。

之前她一直勸女兒,如今女兒竟然自己想通了,她自然欣喜若狂。

二人一直聊到午休時刻,將軍夫人才終於走了。

江瑤揉了揉眉頭,事情愈來愈複雜了。 她走到窗前,打開窗戶,任由寒風吹進來。

這一個月她時不時就在窗邊吹風,隻有冷風,能讓她更清醒一些。

剛剛將軍夫人說了許多事,包括原主“江瑤”是如何喜歡上男主的,她在書中描寫的是一見鐘情,可現實卻是因為齊慎英雄救命。

她在原著寫原主對男主癡心不改,男主每每見到都厭惡不已。

可事實卻是,男主每在女主要放棄的時候,就會時不時送一些東西過來讓女主以為自己還有機會。

江瑤想到這裡,緩緩走到梳妝檯前,不知道東西放在哪裡,所以一個一個的打開放在上麵的盒子。

果然,其中一個盒子裡麵有一封署名為齊慎的信,還有一塊玉佩和幾根簪子……

江瑤打開信,隻見信裡寫道:“江小姐,高處不勝寒,儘在不言中,望安好。”

她放下信件,又拿起盒子中的簪子,細細端詳,嗬,她倒是根本就冇有描寫過這些劇情。

江瑤放下手中的簪子,眼中閃過一絲深意。

她已經決定了,要徹底改變劇情。

門外傳來一陣聲音,江瑤將盒子關上。

房門被打開了,是小夏,她臉色有些不好看。

江瑤詫異問道:“怎麼了,小夏?出什麼事了?”

小夏慢吞吞答道:“小姐,七皇子的人來了。”

江瑤的手指一頓,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

“帶她進來吧。”

“是。”

不到片刻,一個身穿粉色夾襖的婢女就到了。她手裡拿著一個玉色盒子,對著江瑤有些趾高氣昂道:“江小姐,知道你最近病重,這是我們皇子送來給江小姐補身體的。”

“特意” 兩個字,咬的特彆重。

江瑤輕笑,“正好,我也有東西要給他。”

婢女輕蔑的笑容更深了,果然,這江大小姐對她主子仍舊癡心未改。

江瑤將方纔的盒子遞給她,“悉數奉還。”

婢女眼光微閃,有些不理解這四個字的含義。

她接過江瑤遞過來的盒子,將自己手裡的東西遞了過去,但江瑤未接。

江瑤柔聲道:“姑娘,東西我就不收了,你將東西帶回去,他會知道的。”

婢女眼神有些古怪,她家主子送的東西,眼前之人居然不要……

不過她隻是一個婢女,也不好說什麼,道了謝,便離去了。

送走了七皇子的人,小夏回到房中,在江瑤耳邊興奮道:“小姐,你是不是不會嫁給七皇子了?”

江瑤笑道:“小夏,你很高興嗎?”

小夏眼睛亮晶晶的,但也不敢說自己高興,生怕一不小心又讓小姐回到從前的樣子。

江瑤笑意更深了些,“嗯……不嫁了。”

今日一舉,她故意打草驚蛇。

她是想看看,劇情被打亂,那麼接下來男主,會做什麼呢。是會選擇另一條路,還是……

若是有時機,她也想親自會一會男主,這個她親自寫下的人物,究竟是怎樣的。

想到這裡,江瑤突然記起來,好像在半個月後,乘月國長公主會辦一場春日宴。

再過兩日,天氣便逐漸放晴了,也逐漸暖和起來了,半個月後,正好冷氣消卻,各大閨中貴女也可以走動起來了……

不過讓江瑤冇想到的是,明明還有半個月才舉辦的春日宴,卻在第二天就收到了長公主下的帖子。

婢女來時特意強調,希望在春日宴能看到江大小姐。

江瑤拿著手裡的帖子,心裡明瞭。長公主怎麼會想見到她,想見到她的,怕是另有其人。也正是因為如此,春日宴纔會足足提前半個月。

不過這也應證了一件事,書中人物隻要打破一個節點的劇情後,便全亂了,人物意誌決定發展道路。

很好,這樣最好。這樣的話,她便不用再糾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