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公子,皇上傳詔。”蒼朮的聲音在屋外冷靜的響起。

聞言,顧灼青臉上的神情慢慢的僵住了,隨即,她應了一聲,“知道了。”

帝王就是帝王,這都城裡隨便一點的風吹草動,他都能以最快的速度知道。

打開房門,她大步走了出去。

她去到禦書房的時候,澹台厲正專心的批閱著奏摺,他的身上帶著一股與生俱來的王者之氣,不容半點的挑釁。

顧灼青也不說話,隻是靜靜的等著。

許久之後,澹台厲的聲音這才響了起來,“長魚風和巫馬信發生了不愉快,這件事你知道麼?”

“回皇上,這件事是臣做的!”

“砰!”隨著顧灼青一句話落下,澹台厲將手中的奏章重重的摔到了桌上,發出了沉悶的聲響。

“好一個顧灼青,好一個大理寺少卿,竟敢在朕的眼皮子底下攪弄風雲。”

聞言,她雙膝一軟便跪了下去。

“君王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長魚風占著家族世代累積的軍功,居功自傲,目無君王,吃穿用度堪比皇室,臣隻是以此稍加掣肘而已。”

隨著她一句話落下,禦書房裡叫人窒息的靜默。

澹台厲麵無表情的看著她,讓人無法窺探他的神情。

許久之後,他突然就笑了起來。

“顧卿,朝中官員不計其數,你可知道朕唯獨對你加以重用?”

“回皇上,都是因為臣的才華。”

“嗬嗬。”顧灼青話音剛落,她便清晰的聽到屏風後麵傳來了一聲低笑。

那笑聲清潤猶如玉珠滾盤,動聽的彷彿是來自天外的仙樂,讓人,忍不住的想要對這聲音的主人一探廬山真麵。

可能藏在君王禦書房裡,還能堂而皇之偷聽的人,身份定然不俗。

她謙卑恭敬的低著頭,假裝冇有聽到那一聲低笑。

澹台厲抬眸看了一眼屏風的方向。

“朕看重的是你的忠心。”

“恕臣愚鈍。”

澹台厲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行了,你先下去吧。”

“是,微臣告退。”

她剛剛轉身,澹台厲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你的府邸好像和國師是在同一條路?”

“回皇上,確實如此。”

澹台厲朝著一側的大太監孫思投去一瞥,後者會意,將一個錦盒拿到了她跟前。

“這是今年新進貢的新茶,勞煩顧大人跑一趟,親自給國師送去。”

瞧著麵前的包裝的很是精緻的茶葉,顧灼青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讓她親自送?

看得出,這澹台厲很是看重那個和尚。

伸手接過,她臉上立即浮起笑意,“我一定會送到的。”

拿起茶葉,她轉身走出了禦書房。

她剛走,屏風後便緩緩走出一人。

來人一襲青衫,那如絲緞一般的墨發高高束起,用一個青色發冠箍住,隻在兩耳垂下幾縷烏黑的髮絲,輕輕搖曳,彷彿春日裡的楊柳,清雅而飄逸。

他俊秀的臉龐儘是清冷,略帶一些病弱之態,可即便如此,他整個人依舊猶如高高在上的皎月,令人不由的產生一絲敬畏。

孫思趕緊親自搬來座椅,“殿下,請坐。”

他微微頷首,倒也不矯情的坐了下去。

“剛剛那人,便是大理寺少卿顧灼青麼?”

“嗯。”澹台厲點了點頭,看向他的目光多了一絲少有的憐愛。

“近日身子可有好些了?”

聞言,他眼底閃過一抹悵惘,隨即又咳了幾聲,“父皇該知道,兒臣的身子大概也就這樣了。”

見此,澹台厲眼底閃過一抹自責,隨即,消失無蹤。

“若父皇無事,兒臣便先行退下了。”起身,他微微行了一禮,那一舉一動之間,自有一種刻在骨子裡的清貴。

澹台厲點了點頭,“去吧。”

出了禦書房,趙如雪看著遠處那個身影,突然低笑出聲。

“殿下,今日是可是發生了什麼高興的事兒?”

難得在自家殿下臉上看到笑容,趙懿忍不住的問了一句。

而,他卻冇有正麵回答,“顧灼青似乎與傳聞中不符,倒是一個頗有心計之人。”

“如此,殿下可將他攬入麾下,助殿下奪得帝位。”

趙如雪冇有說話,隻是那漆黑的眸底深處閃過一抹冷光。

在父皇的所有孩子之中,他是那個離帝位最遙遠的人。

他的生母是涼國公主,趙芳儀。

相較於其他嬪妃的溫婉端莊,她則多了些英武之氣和桀驁不馴。

大概就是這與眾不同她也曾受儘榮寵,卻也好景不長。

被人陷害與父皇發生矛盾,她冇有像其他嬪妃一樣求父皇開恩,或是千方百計的爭寵,而是直接回了涼國。

就在他十歲那年,母親憂思成疾,留了他孤身一人。

在冇有了母親庇護的涼國皇室,他連平安的活著都成了奢望,每日每月,各種明槍暗箭,終是讓他的身子留下了難以治癒的病根。

十五歲那年,父皇終於得知了他的存在,將他接回了朝,並加封母親為儀貴妃。

可即便這樣,他也不過是從地獄回到了另外一個地獄,陰謀算計,永遠都不曾遠離。

想到過去,他垂在衣袖裡的拳頭緊緊的捏了起來。

他必須要坐上那個皇位,否則,拿什麼來讓那個所謂的一國之母生不如死。

……

國師府。

顧灼青在府門口一站便是許久。

直到,天上開始下起了雨,她這才歎息一聲走了進去。

在小廝的帶領下,她一路往府邸的深處走去。

遠遠的,便聽到一陣琴聲傳入耳膜.

琴聲委婉連綿,有如山泉從幽穀中蜿蜒而來,緩緩流淌,似塵緣中琴聲,月皎波澄。

隔著一段短短的距離,顧灼青抬眸看著他。

這和尚琴技果然高超,空靈異常,卻少了幾分煙火的氣息。

冇有多說什麼,她大步走了過去。

那小廝來不及阻止,眉頭瞬間皺了起來。

這顧大人果然如傳聞中一般……冇修養。

“和尚,皇上賞你的。”

隨著一句話落下,她便將茶葉放到了案桌上。

古琴發出一聲刺耳的悲鳴,琴音戛然而止。

堯澤抬眸,神色寡淡的從她身上掃過。

“施主不該打擾小僧的。”他出口的話,一如既往,不見絲毫的溫度。

小說《奸臣選中目標後,大國師逃不掉了》閱讀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