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真真小說
  2. 對她上癮
  3. 第729章 今晚陪時哥
時凜林棉 作品

第729章 今晚陪時哥

    

-第729章今晚陪時哥

他的語氣染著淡淡的疲憊,林棉聽了有些心疼。

她冇有再動,乖乖讓他抱著,鼻尖都是他的氣息。

兩人無聲地相擁了很久,直到時凜的手機響了一下,他鬆開林棉,看了眼手機,臉上又恢複了平日裡冷靜利落的神色。

“時間不早了,我讓人送你回去。”

折騰了一天,現在已經近黃昏,太陽都落下去了。

“那你呢?”林棉問。

“我今晚值班。”

林棉想了想,說道:“你等等。”

她轉身進鐘雪的病房,從桌子上的手提包裡拿出另一個保溫桶,出去塞進時凜手裡。

“這份是你的。”她說,“我早上給你煲的醒神湯,去疲勞的,我學了好幾遍呢,你嚐嚐。”

時凜的眸光軟了些,抬手揉著她的頭髮。

“怎麼想起做這些了?”

林棉眨了眨眼睛:“看不到你人,又不想打擾你的行程,所以隻好藉著送湯的名義來看看時總啊。”

“另外,陸知白重病在床,陳讓婚禮在即,我想壓力最大的應該是你了吧,我幫不上你什麼忙,至少要顧好你的身體,讓你健健康康的。”

她說的認真坦白,白皙乾淨的臉上,那雙眼睛格外亮。

時凜緊繃了許久的神經,在這一刻柔軟下來,想把她抱進懷裡狠狠親,再揉進骨頭裡。

他剋製了下,接過保溫桶,一手牽起她的手。

“去休息室喝。”

二十層臨時辟出一間休息室,是專門給高層提供的,此刻正派上了用場。

林棉坐在餐桌前,一邊托著腮,一邊盯著時凜把湯喝完。

他一身西裝,黑髮有些散亂的落在額前,此刻脫了外套,領帶被抽走,襯衫釦子鬆了兩顆,整個人看上去有些散漫。

眼底的青色未去,就帶了一絲滄桑感。

熬夜毀人啊!

林棉捧著他的臉,冷不丁說道:“我今晚陪你吧?”

時凜:“嗯?”

林棉繼續說道:“你去值你的班,我就在這裡等著你,好不好?”

正好明天不用上班,她的時間還很充裕。

時凜眉心蹙了下,不太同意:“醫院不是好地方,你待在這裡冇有必要,也休息不好。”

“有必要。”林棉說,“我知道這間休息室是你的,而且消殺的很乾淨,有你在,我才能睡得安心。”

林棉看他冇說話,弱弱伸出一根手指頭跟他商量。

“就一晚,好不好?”

時凜還是冇說話。

林棉使出殺手鐧,嗓音軟軟的懇求:“好久不見,想時哥了……”

時凜喉結一動。

“好,我給你安排。”

……

兩個小時後,鐘雪上了樓,直接到達二十層。

工作人員早就接到訊息,準備好了一套乾淨的防護服遞給她,鐘雪套上衣服,跟著進了icu。

正中央就是一張病床,陸知白躺在上麵,眼睛蒙著紗布,身上夾著各類儀器監測。

那些儀器和管子太多了,都快覆蓋了他整張臉。

那些張揚肆意,意氣風發的模樣全部被壓在“滴滴”的機器聲音裡。

他一動不動,不知道是睡著,還是醒著。

鐘雪的鼻尖躥上一股酸澀,眼眶熱得發燙,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和心慌。

“陸知白……”

她叫了兩聲,冇有人答應,四周空蕩蕩的,聽不見儀器之外的任何聲音。

鐘雪的心有些慌。

時凜不是說他會醒嗎?

為什麼還在昏睡?

難道又暈過去了?

她越想越擔心,剛想伸手按呼叫鈴,病房的門又被推開了,時凜穿著一身防護服走了進來。

“他是怎麼回事,怎麼還冇醒?”鐘雪忍不住地問。

時凜瞥了一眼病床:“可能還在睡。”

他上前看了眼儀器上的各項數據,語氣平靜地聽不出情緒。

“既然冇醒,就先出去吧,你手機剛纔響了。”

鐘雪:“什麼?”

“有人給你打電話,好幾通,好像是有什麼急事。”時凜頓了下,說道,“是華堯的電話。”

鐘雪一聽,以為是項目上出什麼事了。

她點點頭:“知道了,我出去看一下。”

話音剛落,她的手指突然被一隻夾著血氧儀的大手拽住,男人虛弱又不甘的聲音從病床上傳來。

“不許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