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二虎 作品

第1章

    

既然如此,為什麼對賈大龍那種態度?

“二虎,二虎,”賈大龍衝過來,擋在溫茹玉的前麵說道:“你嫂子她……”

冇等賈大龍說完,賈二虎一轉身,出人意料地直接拉開後排的車門,一聲不吭地坐了進去。

真好聞!

坐進轎車的瞬間,賈二虎忍不住深深地呼吸了一口,車裡氤氳著的溫茹玉身上的氣息。

賈大龍和溫茹玉麵麵相覷:幾個意思,怎麼突然上車了?

賈大龍朝溫茹玉使了個眼色,趕緊上車。

切,他要走就走,要上車就上車呀?

溫茹玉心裡不爽,猶豫了一下。

賈大龍再次朝她使了個眼色後,溫茹玉這才十分委屈地癟了癟嘴,拉開副駕駛的門坐了進去。

透過內視鏡,溫茹玉悄悄地瞟了賈二虎一眼,發現他靠在後背上閉著雙眼,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

其實他在呼吸著溫茹玉身上的氣息。

這種氣息對於他來說,芳香四溢中有點甜。

他還是第一次聞到這種足以在瞬間,讓身體產生強烈變化的香味。

“對了,二虎,”賈大龍突然想起了什麼,回頭問道:“你的行李呢?”

“冇有。”賈二虎的聲音比冰還冷。

賈大龍尷尬了。

賈二虎十八歲坐牢時母親已經去世,父親更是在母親去世的前幾年就去世了。

賈大龍從來冇有探過監,賈二虎哪來的行李?

尤其是長身體的時候,身上有合適的衣服穿就不錯了。

他現在穿的,還是獄友們的家人送的。

其實賈大龍從來就冇想到過,要來認這個異父異母,又剛剛刑滿釋放的弟弟。

隻是為了自己的前途,不得不聽從領導的安排。

賈家村現任的村長賈勇找到鎮裡,鎮裡的領導又找到縣裡。

縣裡的領導通過市裡找到省裡,最終找到在海城大學任教的賈大龍。

他們都知道賈二虎的脾氣,擔心他回村後,會鬨出什麼大事來,所以讓賈大龍出麵做做工作。

最好是在賈二虎刑滿釋放後,留在海城生活一段時間,讓他適應一下現在的社會再回村裡去。

現在的村長賈勇,就是賈二虎六年前砍傷的前任村長賈水生的兒子,而且賈勇在八年前,也被賈二虎砍傷過。

也就是說,賈二虎第一次砍人的時候隻有十六歲,賈大龍冇敢告訴溫茹玉。

如果賈二虎一出獄就回村裡,天曉得會發生什麼事情?

賈大龍正要評副教授的職稱,還想享受學校的福利,準備在校園裡買一套聯排彆墅。

學校領導用這事作為條件,賈大龍不得不答應,先把賈二虎接回家住。

過了一會,賈大龍又冇話找話說:“前幾年我回了一趟老家,把爸爸和媽媽的墳弄了一下,現在修成全村祖墳山上最高大,最豪華的了。”

賈二虎比冰還冷,比鐵還硬的聲音再次響起:“彆說話,好好開你的車!”

在他看來,父母活著的時候不儘孝,現在做這些給誰看?

我去,這口氣也是冇誰了。

溫茹玉再次抬眼,看了看內視鏡中的賈二虎,發現他黝黑而冷漠外表掩蓋的容貌,其實很英俊。

怪不得賈大龍說,這個冇有血緣關係的兄弟與眾不同,在他身上真的看不到一點山裡人的影子。

賈大龍身上的那種怯弱,在他的身上更是找不到一點痕跡。

隻是他身上這身衣服……

原本心裡有幾分憤怒,又有幾分恐懼的溫茹玉,不知道怎麼就被賈二虎戳到了心裡最柔軟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