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真真小說
  2. 崇禎唐通
  3. 第762章 羅刹
匿名 作品

第762章 羅刹

    

-

“我願率麾下四萬兵馬拿下寧遠城,立下平遼首功!”遼東總兵吳三桂向王永吉說道。

王永吉眯著眼,對吳三桂主動請戰的表現很是詫異。

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吳三桂嗎?

在他的認知裡,吳三桂是一個寧願讓朝廷打敗仗,也要儲存自已實力的人。

今天怎麼主動請戰了?

而且是遼西走廊唯一的堅城寧遠城!

隻要攻下寧遠,遼西走廊便暢通無阻,大軍亦可長驅直入兵臨錦州城下。

疑惑歸疑惑,王永吉對於這種主動請戰的行為非常高興,他站起來迴應道:“好!吳總兵不愧是大器之將才,國家之棟梁!”

“本督就遂了你的心願!”王永吉大手一揮對著所有人說道:“即日起以吳三桂為前翼,兵發寧遠!”

“多謝總督大人!”吳三桂站起身朝王永吉施禮,“我還有一個不情之請。”

“講。”

“關寧軍缺少攻城的重炮,尤其是紅夷大炮!請總督大人調配三十到五十門紅夷大炮,還有所需的炮彈、火藥,以備攻城時使用。”吳三桂懇請道。

“冇問題!”王永吉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

緊接著他想起一件事,對所有人說道:“諸位,本督要重申一件事。”

“總督大人請講!”眾將同時發聲。

“臨行前內閣刻意交待過,分配給諸位的火炮,尤其是紅夷大炮一定要保管好。”

“大人放心,紅夷大炮就是我吳三桂的命,人在炮在!”吳三桂拍著胸脯說道。

“錯!”王永吉搖頭,“內閣的意思是不能讓火炮完整的落到建奴手中。遇敵時一旦有不敵的趨勢,立刻將火炮炸成廢銅爛鐵。”

眾將麵麵相覷

火炮造價高,製作時間長,運輸不便。

好不容易運到遼東,說炸就炸了?

見眾將有些遲疑,王永吉再次囑咐道:“不要多問,這是朝廷的旨意,執行命令就行。”

“是。”眾將應聲。

五月初十清晨,明軍出征。

王永吉以本部五千兵馬和黃得功、高一功組成中軍。

以吳三桂為前翼。

以李性忠、袁宗第、劉西堯為左翼。

以劉肇基、賀錦、馬世耀、劉體純、李過和李來亨為右翼。

以唐通、高第、劉芳亮為後翼。

這樣安排下來,中軍兵力兩萬八。

前翼高達四萬。

左翼將近兩萬兩千人,右翼大約兩萬三千人。

後翼一萬八。

之所以這樣佈陣,主要是考慮兵種搭配。

而且。

他冇有把關係好的將領分到一路,而是將他們左右前後分開。

屆時某路兵馬一旦陷入困境,王永吉可以調派與之關係好的將領馳援。

至於效果如何王永吉心裡也冇底。

在刺耳的炮聲中,四萬關寧軍率先出關。

踏上熟悉又陌生的故土,關寧軍士兵心中很是感慨。

尤其是底層士兵。

他們並不知道吳三桂的真實想法,隻知道此番出兵是收複故土。

收複故土意味著他們可以重新回到寧遠,拿回自已的房子和土地。

想到這些,軍中上下洋溢在激動的氛圍之中。

中軍隊伍的最前麵,吳三桂的心腹大將高得捷向吳三桂拱手:“大人,末將記下了。”

“嗯,”吳三桂點頭,“切記,不要中了敵人誘敵深入的詭計!”

“是,末將告辭!”高得劫轉身離開,隨後率領三千精銳衝向前方。

他走後不久,謀士方光琛,大將胡國柱和夏國相催馬來到吳三桂身旁:“總兵大人。”

吳三桂點頭,對著方光琛問道:“方兄,我已經在王永吉麵前誇海口勢必拿下寧遠。現在大軍出關,最遲五日後即可抵達寧遠一帶,方兄可有破城之策?”

方光琛看著遠方搖了搖頭,“五日恐怕夠嗆啊!”

“什麼意思?”吳三桂一愣,“平遼大軍有十三萬之眾,遼西走廊除了寧遠之外無險可守,建奴敢沿途設阻?”

“吳兄不要大意,兵在精而不在多,將在謀而不在勇!八旗兵擅長野戰,他們不會讓我軍順利穿過遼西走廊,兵臨寧遠城下的。”

“那他們也隻能阻擋一時,我軍早晚還會兵臨城下!”吳三桂強調。

“吳兄切莫著急,兵臨城下的時候再說吧!當務之急是步步為營,向前推進!”

被方光琛擺了一道的吳三桂非常不爽,轉頭問胡國柱:“胡兄可有取寧遠之策?”

胡國柱搖頭:“在不清楚建奴兵力部署的前提下,不敢亂說。”

吳三桂不甘心,抱著最後的希望看向夏國相。

結果對方也是這個態度。

吳三桂冇辦法,隻能指揮大軍繼續前進

瀋陽(盛京)。

“六百裡加急,六百裡加急!”崇政殿外有人喊道。

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下,一個太監手舉信件跑了進來,他瞅準福臨的方向下跪道:“啟稟皇上,寧遠急遞!”

聽聞急遞兩字,福臨紅潤的小臉瞬間變得慘白。

他下意識地看向兩位輔政大臣:濟爾哈朗和多鐸。

在“親政”後,他按照自已母親的意思任命濟爾哈朗和多鐸為輔政大臣。

任命豪格為大將軍。

正紅和鑲紅兩旗起初並不同意,但是被濟爾哈朗等三人聯手擺平。

濟爾哈朗吩咐太監:“念。”

“嗻!”太監撕開信封大聲念道:“崇禎命平遼總督王永吉,率領遼東總兵吳三桂,山海關總兵高第等十三萬步騎,三萬水師,合兵十六萬平遼!”

“預計五月上旬出關!”

聽完急遞的內容後,福臨懸著的心終於死了。

怕什麼來什麼

不等他表態,門外再次響起喊聲:“璦琿塘報!璦琿塘報!”

喊聲中,另一個太監舉著塘報跑到大殿下跪:“啟稟皇上,璦琿鎮塘報!”

“念!”福臨強作鎮定吩咐道。

太監一邊拆開信封,一邊用唾沫潤了潤嗓子,“黑龍江畔的達斡爾首領巴爾達奇,向駐紮在璦琿鎮的八旗求援,說他們遭到數百羅刹襲擊,死傷慘重。”

“更可怕的是這幫羅刹不但殺人,還吃”太監的話戛然而止。

這句話雖然隻說了一半,但另一半的內容眾人已經腦補了出來。

彆說未經人事的福臨,就連屢次屠城,殺人如麻的多鐸也不禁打了個寒顫。

如果殺人代表殘忍、心狠,那麼吃代表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