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映伊 作品

楔子

    

-

“此朝無情會當儘,唯我不沉逸河山。”我曾以為這是我師父所作七言,意思是這一朝又一朝,一皆興亡短暫。塵寰多變,朝堂無情,更是冇有什可留戀的。而獨這不沉意,我入的這不沉門,纔是此世間景色之本。後來我才知,此言是位卜卦先生當年遊曆不沉穀時,留於我師父手中的一紙生平。這隻是頸聯,寫的是我師父的徹悟。而這尾聯——“大唐煙雨生離兮,不爭王侯遁魔門。”纔是我的結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