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閒閒 作品

重逢

    

-

“所以生育對你來說,不過是場豪賭罷了。”

嶽桓嗤笑,聲音有些輕佻。隨後察覺到自己的語氣,又皺了皺眉。

這個案子莫名讓他煩躁,甚至有點失去了往常的專業和嚴謹。

葉微在娛樂圈摸爬滾打多年,最擅長的就是捕捉人細微的變化。

聽到這聲輕哧,她挑了挑眉,身體終於自然舒適的向後靠,細跟的恨天高抬起,翹起魅人的二郎腿——這是她做天氣預報主播時練就的姿態,已經成為放鬆時下意識的動作。

“所以你到底接不接。”

她紅唇輕啟。

“接。”

嶽桓答。

這樣的天價離婚案,冇有一個律師會拒絕。

“我隻要老二的撫養權,杜昱寧留在杜家。”

葉微說。

話已說開,嶽桓按下心頭的煩躁,放聲笑了

“嗬,挾天子以令諸侯?”

他抬眼看去,恰好和葉微對視,心頭悚然一驚。

葉微正對著他,麵色沉肅,眸深似海

“你可以這麼理解”對視了片刻,她迴應。

“出來了,出來了。”

正埋頭整理檔案的謝辭被人捅了捅。

他扭頭,不出所料,是飯搭子同事兼辦公室八卦頭子張若星。

“吃嗎”

張若星攤開手掌送來瓜子。

“謝謝”

謝辭道謝,但並冇有接。

“真的是葉微耶!”

張若星磕著瓜子,眼鏡裡發射出興奮的光

“很出名嗎?”謝辭問。

“哈?雙料影後你都不認識?”

張若星短暫的震驚了一下“哦對,你纔回國”

忘了這位是海外人士。

“就是大概十年前,一部電影就封神的影後呢。關鍵是,她是beta”

張若星強調“我們beta有史以來的第一個影後啊。”

演藝圈需要性張力,這方麵Alpha

和Omega天然占優勢。beta通常本色出演,就是些鑲邊或者搞笑藝人的路線

一個史無前例的beta影後,對於身為beta張若星來說,很值得特地強調一下。

“然後呢?”

謝辭繼續整理著,頭也冇抬,隨口迴應著。

“然後嫁入豪門唄!四大家族的杜家哎!”

張若星迴答

謝辭的手停住了。

“哎,最近的新聞你冇看嗎?”

張若星又拿胳膊肘捅了捅他,“你不會不知道四大家族吧?”

“嗯”謝辭聲音沉了下來

“四大家族就是四大Alpha家族,嶽杜蘭謝,法商政學,你隻要在我們花國呼吸,就在給杜家送錢。”

張若星哢哢磕著瓜子“你中學纔出國的,應該是知道的吧?”

“總之呢,就是Alpha嘛,天龍人來的,這種家族是家裡真的有皇位繼承來的。”

哢哢哢,他邊嗑邊科普

“四大家族之所以強勢,就是因為基因強大啦。”

“Alpha的自然出生率是10%,但是這些Alpha家族能到50%,而且,另外50%的概率一定是beta的”

“總之,按常理來說,不會分化出omega

後代”

“但是”張若星停下了手裡的瓜子,湊到謝辭耳邊

“上個月杜家大公子分化了,是Omega

謝辭轉頭,對上了杜若星那雙閃耀八卦光芒的眼睛

“是親生的。”

“總之,因為這件事,還有後麵親子鑒定的事情,葉微要離婚了”

“聽說兩邊都不要大公子的撫養權”

“嘖嘖”張若星“真的是……”

哐當——謝辭不小心碰倒手邊的水杯,水杯碎在地上,整個平層為之一靜。

為了方便溝通,天衡律師事務所除了創始合夥人有獨立辦公室,所有員工都處在同一個開放的環境工作。

謝辭是破格錄取的,才入職一個月,隻能和實習律師們擠在一個離老闆們最遠的角落。

嶽桓和葉微初步溝通後,正在帶她介紹後續的工作團隊,隻聽一聲瓷器落地的脆響,循聲望去。

慣於摸魚的張若星,在聽到聲響的一刹那倒頭伏在了桌上,所以嶽桓望去時,隻撞見一臉茫然無措的謝辭抬頭看著他。

遠遠的,像隔著層雨幕,但是他臉上的表情仿若清晰可見。

是昨日再現,還是失而複得,或許都是。嶽桓所有的煩躁霎時安定了。

突然的窘迫和老闆的審視,讓謝辭有些羞赧,他下意識的摸了摸頸後的傷疤,似乎有點癢意。

是又要下雨了吧。

好煩。心頭莫名的開始煩躁。

“我叫謝辭,來自常國。”

“我是一個beta

他在心中默默的念,安撫著自己。假裝過往的人生已被那場大雨洗去。

是的,他再次確認,過去早已經被他親手洗去了啊。

十年前,海市,颱風突襲。

風雨常是某種人生經曆的比喻,但有些時刻,本體和喻體疊加成了具像化的當下。

15歲突然顛覆的當下,暴雨傾覆。

15歲的謝辭本是個幸福的孩子。

他的理想是成為一個科學家,偶爾的煩惱隻是因為,不知道是像爸爸一樣研究基因工程,還是跟隨媽媽走生物醫學的道路。

甚至冇有分化的煩惱,到了18歲,Alpha或者Beta都不會影響他關於未來的選擇。

直到突然出現的發情期。不屬於15歲該發生的事,不屬於Alpha家族後代該發生的事。

謝辭,Alpha學閥家族的繼承人,提前分化,性早熟,是一個Omega

他無法再直視父親的眼神,複雜中帶著隱秘的**。

他無法再擁有,本不屬於他的天然的天真。

他成了天然的獵物,要後天習得那種天生帶著驚懼的生活。

他甚至還不知道,這種驚懼都可以是一種幸福。

直到那個雨夜,資訊素大爆發。

謝辭,一個特殊的Omega,資訊素會導致Alpha獸化,失去神智。

母親的尖叫,父親的咆哮,大雨洗不去的血腥味。

脖頸後麵的傷疤越來越癢了

25歲的謝辭躲在衛生間,因為無法抗拒的恐慌大汗淋漓,淚流滿麵。

“我是一名beta”

他的默唸發出了聲。

“所以生育對於你們來說,就是一場賭博嗎?”

嶽桓獨自坐在辦公室,回想起這句話。

“那麼我在你們眼裡究竟是什麼?”十八歲的少年嘶吼。

那時他還足夠年輕,還相信愛,相信榮耀,相信世間一切美好的東西。

直到那個雨夜,莫名的情熱,床上散發資訊素的omega

隔壁偷窺的父母。

“等不及了,爺爺需要一個Alpha曾孫。”

直白的解釋,亦是要求。

“那麼我呢?”十八歲的嶽桓質問。“我在你們眼裡算什麼呢?”

他逃離了家,冇有人能夠攔住具有“勢”

的頂級Alpha

他的Alpha

父親也不能。

我是誰,我該去哪,人生的終極問題闖進年輕昏熱的頭腦,冇有答案。

直到空氣中開始浮現一種莫名的氣味,血液中的本能沸騰,支配著他尋覓。

直到遇見另一個少年。

少年像一隻雨淋壞了的貓,顫抖著,羸弱白皙,衣不蔽體。倒在血腥的泥濘中,又像破碎的白瓷。

相遇的刹那,天地間隻剩下令人窒息的甜膩。

“撲上去咬住他”

嶽桓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在呐喊。

他這樣做了。

野獸般撕咬,用口舌舔覓甜膩的根源——那人脖頸後的腺體,然後狠狠……

嘶——

卻是他頸後的腺體先被人咬住,劇痛讓他鬆開手,有了片刻清明。

他看見那個破碎的少年眼角含淚,眸深如星

“我是人類,不是動物。”

少年手握尖刀,刺向自己頸後的腺體。

謝辭滿身鮮血,逃離了名為家的實驗室,卻成為了整個世界的獵物。

生命有時候,竟然是無路可逃的。

資訊素,這就是我的資訊素嗎?

這就是,我的命運嗎?

“我是人類,不是動物”他說

尖刀刺向頸後的腺體,精準,堅決。

令人窒息的甜膩褪去。嶽桓清醒了。

但那個讓他無法忘記的味道,穿破多年前的大雨,彷彿至今仍在鼻尖縈繞。

“我是人類,不是動物”

少年的決絕一直在嶽桓腦中迴響,彷彿命運給他的答案。

“失去腺體,人真的不能活了嗎?”5歲的小謝辭抬頭問媽媽

“目前是這樣子的”

當時倒在血泊裡的少年,在失去意識的最後一刻,腦海裡是在回想著這個片段。

他想活。

“好想繼續活著啊”

好想完完整整的,擁有自己的生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