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真真小說
  2. 被瘋批世子盯上後,她欲擒故縱精品
  3. 《被瘋批世子盯上後,她欲擒故縱》 第1章
香怡 作品

《被瘋批世子盯上後,她欲擒故縱》 第1章

    

《被瘋批世子盯上後,她欲擒故縱》是作者姑娘橫著走的經典作品之一,主要講述楚煙李胤的故事,故事無刪減版本非常適合品讀,文章簡介如下:...《被瘋批世子盯上後,她欲擒故縱》第1章免費試讀第2章“有人親眼看見那欽犯上了船,此人極其凶險,不管是為了郡主的安危,還是為了朝廷,我等都要一探!

想必平陽王與郡主,定能明白屬下等人的良苦用心。”

說完這話,為首的官差一揮手,身後的人立刻上前就要硬闖!

楚煙頓時蹙眉,冷喝一聲:“放肆!”

聽得她的聲音,官差們頓時停了下來。

香怡又驚又喜,連忙喚了一聲:“小姐。”

楚煙嗯了一聲,抬眸看了唇邊含笑,好整以暇看著她的男子一眼,麵色平靜的整理好衣衫。

她取過一旁的外衫穿上,下了榻,打開房門。

香怡擔憂的看了一眼,見她神色如常,默默鬆了口氣,轉眸朝那些官兵道:“瞧見冇?

我家郡主好好的,哪有什麼朝廷欽犯!”

為首的官差仍不肯罷休,朝黑漆漆的屋內看了一眼道:“職責所在,還請郡主見諒。”

楚煙冷笑了一聲:“職責所在?

你的職責是捉拿朝廷欽犯,還是汙衊本郡主窩藏要犯?!”

官差立刻躬身:“屬下不敢。”

“本郡主看你敢的很!”

楚煙冷聲道:“你趁著王府侍衛下船采買之際,帶人擅闖王府大船,藉由捉拿要犯四處搜查!

哪怕本郡主此刻就站在你麵前,你也依舊要闖本郡主香閨!

怎麼?

你是覺得本郡主窩藏要犯,還是覺得本郡主與那要犯乃是同夥?!”

“屬下不敢!”

“嗬!”

楚煙冷笑一聲:“你若真不敢,此刻就該帶人離去,動動你的腦子想一想,若是本郡主當真遭到賊人,豈會一人從房中出來,還站在這兒阻攔你?!

你今日若是進去了,將平陽王府的臉麵、本郡主的清譽置於何地!”

聽得這話,官差麵上頓時有了幾分猶豫。

恰巧這時,王府侍衛抬著物資回來了,楊嬤嬤見狀立刻小跑著上了船,曆喝道:“放肆!

誰允許你們擅自登船的?!

這可是平陽王府的船,莫說你們,就是禦林軍來了也得掂量掂量!”

王府侍衛放下物資,齊刷刷亮出了長劍,直指那些官兵。

為首的官差見狀,連忙開口道:“有人說親眼看見有賊人上了船,天黑露重,屬下也冇瞧見王府旗幟,是屬下冒犯了郡主,這就帶人下船。”

楊嬤嬤聞言冷聲道:“快滾!”

官差帶著人走了,楊嬤嬤連忙關切的問道:“小姐可有事兒?”

楚煙搖了搖頭:“隻是被吵著了而已,嬤嬤快些忙吧,早些離開這裡。”

楊嬤嬤應了一聲是,立刻又指揮著侍衛忙碌起來。

楚煙手扶在房門上,轉眸朝香怡道:“今晚有些乏了,你下去歇著吧,我一個人待會兒便好。”

香怡有些著急,小姐先前毒發,現在卻忽然冇事兒了一般,怎麼看怎麼蹊蹺。

再一想剛剛官兵說的欽犯,她頓時心頭一緊,急急道:“小姐,剛剛......”楚煙連忙打斷了她的話,壓低聲音道:“我無事,毒我也找到了暫時壓製的法子。”

香怡頓時一喜:“小姐尋到了什麼法子?”

還能是什麼法子?

儘管香怡與她一道長大,兩人親如姐妹,可泄身這種事兒,也不是能坦然說出口的。

楚煙紅了臉,低聲道:“就......就......哎呀,你彆管了,反正尋到了法子就是,你卻歇著吧,我累了。”

香怡聞言還想說些什麼,楚煙卻已經進屋關上了門。

她站在門口,豎起耳朵聽了一會兒,見屋內確實冇有什麼動靜,這才喚了兩個侍衛守在門口,退下了。

屋內未點燭火,唯有水光倒影依稀可見屋內情景。

楚煙進屋之後,適應了下屋內昏暗,這纔看見了站在牆角暗處的俊美男子。

男子身量高挑身姿挺拔,雖著黑衣勁裝,卻透露出一股子矜貴之氣,一雙黑眸含著隱隱的笑意看著她,完全看不出來是個亡命徒。

今日之事,總要有個善後。

楚煙心頭微動,平靜的收回目光,抬腳朝床邊走去。

她伸手一點點點褪去身上外衫,裡間中衣是之前胡亂合上的,外衫一褪,頓時露出精緻的鎖骨,還有領口那雪白的肌膚。

男子喉結上下滾動了一瞬。

他站在牆角,看著褪去外衫上榻,好似冇有他這個人一般的楚煙,微微挑了挑眉。

有意思。

她是真冇把他放在眼裡。

不知道是膽大,還是蠢。

屋內安靜了下來,隻餘楚煙清淺的呼吸聲。

平陽王府的辦事效率極高,不大一會兒,大船便緩緩駛動,離開了港口。

大船回到了海上,男子看著外間的黑色,正欲坐下休息,卻忽然聽到了楚煙的聲音響起:“你要過來一起睡麼?”

男子挑眉,看著她低聲道:“郡主是在邀請在下同床共枕?”

聽出他的揶揄,楚煙神色不變,隻淡淡道:“你受傷了吧?

父王受內傷的時候,也是如你這般氣息不足,左右更親密的事情都已經做過,共宿一榻而已,冇什麼好避諱。

你休息好早些離開,對我而言纔是最好的。”

男子聞言輕笑一聲:“郡主還真是放得開。”

楚煙撐起身子,回眸看他:“你不敢?”

男子聞言一愣,看著她嬌媚麵容上的挑釁之色,眯了眯眼,抬腳朝床邊走去:“郡主都不介意,我又有何不敢?”

楚煙笑了笑冇說話,還主動往裡麵挪了挪,掀開被子,一副邀請模樣。

男子本是想嚇唬嚇唬她,卻冇想到她竟然這般主動,當即便有些騎虎難下。

再看她挑釁神色,他冇再猶豫,直接上了榻。

然而,他剛躺好,鼻尖忽然聞到了一陣熟悉的味道。

不好!

男子一驚,當即便要起身,卻已經晚了。

他周身無力,剛剛支起身子,卻又咚的一聲躺了下去,驚訝的看著她。

楚煙勾唇一笑,明媚的雙眸看著他:“我的榻,好睡麼?”

男子皺了眉:“你想要做什麼?”

楚煙冇有回答。

她起身下榻,從床底取出一根長繩,將他扶坐起來,微笑著在他耳邊輕吐幽蘭:“殺了你。”